水平面之下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五章

  深夜的停車場,路燈不太明亮,曾一今經過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旁的小型停車場,身後有腳步聲和拉長的影子跟在身後,曾一今加快腳步,想快速通過停車場。

  後面的人伸手抓曾一今的肩膀,曾一今伸手反擊,兩人快速交手,氣氛緊張。

  「你是誰?」曾一今找到機會退後,避開糾纏。

  動手拍曾一今肩膀的人正是王澤厚,他離開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之前,意外發現安琪菈還在和曾一今說話,於是他坐在車蓋上,決定等曾一今經過時,揭穿她蜂鳥的身份好進行更深入的談話。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四章

  深夜,街上一片寂靜,但王澤厚徵信社辦公室仍然亮著燈。

  分配給租用辦公室的金額大大不足,因此王澤厚的徵信社空間狹小,擺滿了亂糟糟的資料,唯有用屏風隔開的會客區稍微整齊一些,現在王澤厚和Jerry一人端著一碗泡麵,坐在沙發上吃得唏哩呼嚕。Jerry先吃完,放下泡麵碗。

  「你交代我查的東西是大工程啊。」Jerry抽了張面紙擦嘴巴。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三章

  曾一今站在路口,跟著下班下課人潮一起等候紅綠燈好過馬路。天空有著漂亮的火燒雲,太陽即將落下,她放空腦袋,抬頭盯著紅綠燈上面倒數的數字,等待綠燈亮起。

  曾一今隔壁站個一對親暱相依的情侶,手牽著手、肩膀貼著肩膀,緊緊相依不放開彼此。

  兩人的對話飄到她的耳裡,她聽見男方帶著調笑問:「你喜歡哪種求婚?」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二章

  保持高度興奮的情緒上完心靈成長課簡直累透了。

  曾一今隨便吃了一頓晚餐填飽肚子,她沒想到毫無意義的心靈成長課程比原先預期的還要消耗體力。吃飽飯,她背著小小的側肩包,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冰冷的公寓——那是她以前置產買的電梯公寓,但是和屈過庭交往之後,她幾乎都住在屈過庭那裡——她不喜歡她的家,沒什麼家的味道,堆積著各式各樣的雜物,充滿灰塵……

  夜已經深了,街道上沒有什麼人,顯得有些冷清。

  曾一今疲倦地走進電梯大樓,大樓門房喊住她,「曾小姐,有您的包裹,請您簽收一下。」

  曾一今有些意外,她想不到是誰給她寄包裹。大樓門房把放在架上的包裹拿到櫃台,翻開登記冊。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一章

  凌晨五點,曾一今從第一航廈出關,來到桃園機場的計程車招呼站,很快搭上一台計程車。

  「麻煩送我到台北南京東路和敦化北路口。」曾一今說。

  「好。」司機點頭,離開機場駛上高速公路。

  她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的未婚夫,給他一個驚喜,雖然計程車費比較昂貴,但她相信這筆錢絕對值得。

  打開手機,曾一今檢查在搭乘飛機的時候,有沒有收到什麼訊息。

【小說】水平面之下-楔子

  黑暗,泊泊水流聲在空蕩蕩的公寓中迴響。

  只有浴室半開的門透出些許微光,若推開門查看,便能看見浴室充滿浴缸溢出的水,還冒著熱騰騰的白煙。這間浴室打掃得很乾淨,排水孔沒有斷裂的頭髮,但除了清澈的自來水,還會看到一縷縷鮮紅的血液隨著溢出的自來水一同沖刷落在磁磚上的一只銀戒指、一支被扭曲破壞塑膠刮鬍刀,最後才流入排水孔。

  半拉開的浴簾掩蓋了浴缸裡的情況,年輕的男人安靜地浸在水中,沒有吐出任何氣泡證明他還存活,男人的手臂上有從手腕畫到手肘連接處的深刻刀痕,刮鬍刀的刀片還卡在手臂裡,鮮紅的血液正來自他的傷口。

  除了水流聲,沒有其他聲音。

***

DORISDC E-WHITER​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