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水平面之下-第四章

  深夜,街上一片寂靜,但王澤厚徵信社辦公室仍然亮著燈。

  分配給租用辦公室的金額大大不足,因此王澤厚的徵信社空間狹小,擺滿了亂糟糟的資料,唯有用屏風隔開的會客區稍微整齊一些,現在王澤厚和Jerry一人端著一碗泡麵,坐在沙發上吃得唏哩呼嚕。Jerry先吃完,放下泡麵碗。

  「你交代我查的東西是大工程啊。」Jerry抽了張面紙擦嘴巴。

  「Jerry哥肯定查到了什麼了。」王澤厚捧場地說。

  「當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誰。」Jerry得意洋洋地掏出平板,點開資料,上面是曾一今的證件照和個人履歷。

  「依照你開出的條件,你心靈成長學苑裡面的女性同學裡面最符合的就只有她了,曾一今,二十六歲,剛剛回國,說是在越南當台幹當了一年半,但她任職的公司只是空殼。」Jerry說。

  「正常,她不可能只當個普通台幹。」王澤厚搶走Jerry平板,翻看曾一今的資料。

  他自己也查過曾一今,不過Jerry和他的調查方式不同,很可能會有不重複的資料,他想獲得盡可能多的資訊。

  「所以她是誰啊?」Jerry好奇地問。

  「秘密。」王澤厚不想對Jerry暴露蜂鳥的身份。

  「她是目標?但她不可能是你在查的小三啊?」Jerry試著猜。

  「她搞不好是同行,我想知道她想查什麼。」王澤厚勉強透露了一星半點。

  「想查什麼……」Jerry若有所思。

  王澤厚聽出一點矛頭,問:「你有頭緒?」

  「她有個職業是舞台設計的小男朋友,自殺了,之前也在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上課。」Jerry回答。

  「把那個資殺的資料給我看!」王澤厚把平板遞給Jerry要求說。

  Jerry依照他的要求點開屈過庭的資料,把平板遞給王澤厚,「但除了這點以外,就沒什麼特別了,我查到那個男的所有資料,看起來是真正自殺,不是被人殺害偽裝自殺什麼的……」

  Jerry不看好王澤厚從這個角度入手。

  「如果只是普通的自殺,那她就不會來上這些愚蠢的心靈成長課了。」王澤厚專注地看著屈過庭的資料,審視他參與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時間、那段日子留下來的消費記錄,看到購買鑽戒的消費記錄,「他們是真的準備要結婚了,不只交往的程度,已經論及婚嫁了……」

  「但那個男的憂鬱症蠻嚴重的,本來就隨時都有可能自殺不是嗎?」Jerry說。

  「那麼多年都控制得很好,突然自殺你不覺得奇怪嗎?」王澤厚反問。

  「所以你覺得是上了心靈腦殘課才讓那男的自殺?」

  「很有可能,我覺得他們不只是普通斂財的心靈成長課。」王澤厚說。

  「你上次不是說上課結束老師和助教還拿電話鼓舞大家立刻打電話給親朋好友報名課程,不是斂財的課程是什麼課程?」Jerry問。

  「他們的心靈成長課有一個核心理念,叫拉格斯,我覺得這種設定感覺就很像某種宗教。」王澤厚解釋。

  「那不過從心靈成長斂財換成宗教斂財,有什麼差別?」Jerry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差別可大了,很多宗教會使人腦殘你不知道嗎?」王澤厚說。

  「所以你覺得這個同行……曾一今認為自己的小男朋友因為加入這個心靈成長課程包裝的宗教,最後腦殘所以害死自己?」Jerry問。

  「她未必猜到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是一個宗教。」王澤厚說。

  「你也說只是猜測。」Jerry說。

  「我們做徵信社的不就是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嗎?」王澤厚挑眉看他。

  「我說不過你。」Jerry攤手認輸。

  王澤厚一口喝完泡麵的麵湯,故作深沉地說:「直覺,做我們這一行的偶而需要一點直覺。」

  「好喔我知道了。」Jerry已經掏出手機開始滑了。

  「Jerry哥你很不捧場欸!」

  兩人開始說笑打鬧起來。

***

  那是一個美貌的女人,畫著濃淡得宜的妝容,踏著血紅的七吋高跟鞋從電梯裡走出來,往公司門口走去。

  現在是夜晚,大多數的公司都下班了,只有最深處的「好水健康食品公司」還亮著燈,仔細看門口的櫥窗還陳列著各式各樣的太空瓶、保溫瓶,和相關的禮盒。

  女人推開好水健康食品公司的玻璃門,進入公司內部的會議室,會議室亮著燈,已經有人待在那兒了。

  錢大鑫一反常態,收斂平常囂張跋扈的表情,恭敬地站在一個長髮男人身後,低頭說著什麼。

  與錢大鑫相同,女人對長髮男人充滿敬重,除此之外更有戀慕的情緒,她進門後飽含愛意地吐露長髮男人的稱謂,「水主川導師,願所有榮耀都歸於您。」

  「妳來了,安琪菈。」被稱呼為水主川導師的水主川昭流頷首。

  水主川昭流長相普通,但身上自有一股飄然仙氣,身形挑高纖瘦,皮膚白得發光,長髮黝黑發亮,他顯然是在場三人的主導者,備受尊崇。

  錢大鑫在桌上攤開七人的照片,照片似乎從監視器擷取,畫素不清,但仍舊可以看清照片人物的樣貌,錢大鑫挑出其中三張,分別是李士誠、王澤厚和曾一今,並對水主川昭流說:「有潛力的信徒已經初步篩選出來了,雖然挑了七個,但我只看好其中三個。」

  「七人都很有潛力,你選出這三人的理由是什麼?」安琪菈問。

  「看在他們人格特質的份上。」錢大鑫回答。

  「膽小、不專心、不聽話?這就你是推薦的人格特質?」女人分別指著李士誠、王澤厚和曾一今說。

  作為導師之一,她在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替學生們帶過好幾堂個人自信改造課程,她並不看好錢大鑫選出的三個人。

  「忠誠、有膽試、有主見,你就沒看見他們的優點嗎?」錢大鑫反問。

  水主川昭流挑出曾一今的照片,端詳片刻。

  「長得不錯……」水主川昭流輕飄飄地稱讚說。

  錢大鑫立即為水主川昭流補充更多曾一今的資訊,「是有主見的女人,我認為只要讓她經過水主川導師的指導,她會是很成功的學生。」

  「曾一今除了長得好,有什麼特別的?」安琪菈語氣很酸。

  水主川昭流看向安琪菈,微微一笑,「還是安琪菈最漂亮了。」

  「謝謝導師誇獎。」安琪菈臉紅低頭,不好意思地翻弄桌上的照片,「那選王澤厚做什麼?他上課常常睡著。」

  「王澤厚很聰明,特別會講話做人又想賺大錢,我覺得他很適合加入。明天就是重要的課程了,安琪菈,你記住他們,我們必須著重觀察他們。」錢大鑫說。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怎麼做。」安琪菈回答。

  「我相信你們會把事情辦好。」水主川昭流說。

  「是的,水主川導師!」兩人齊聲回應。

***

  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外,天空是漂亮的橘色和淺紫色,太陽就快要下山了。

  這天所有人都被告知要體驗一個重要的課程,特別選在週六黃昏上課,特別囑咐所有人不要遲到。

  很少人在昂貴的心靈成長課程遲到,即使學生被老闆要求加班,他們寧願隔日早點去上班,好準時到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上課。這句話特別針對王澤厚,他是最常遲到,上課不專心的人物,助教和老師們都把他盯得緊緊的。

  這一堂課王澤厚沒有遲到,課程能準時開始,大部分的人都很高興。

  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教室裡所有明亮的燈光都關掉了,只剩下昏暗的壁燈散發昏黃的燈光,平時排列整齊的座椅都搬開靠在牆邊,所有同學圍成一圈,坐在地上。

  王澤厚緊跟在曾一今身邊,硬是要和她坐在一起。

  「你不能去坐其他地方嗎?」曾一今嫌他煩。

  「你在的地方,才是我該停留的地方。」王澤厚故意講不好笑的笑話。

  「呵呵。」曾一今冷笑。

  王澤厚和曾一今當了好一段時間的同學,關係還是好不起來。

  不過曾一今越是甩王澤厚面子,王澤厚就更黏著她,實在嫌他煩人,曾一今只能盡可能不搭理他,冀望他識相滾開。

  今天的課程是王澤厚的任務目標——安琪菈導師,一個被錢太太認定是錢大鑫小三的女人所指導的課程。安琪菈導師負責自信和魅力改造的課程,一手出神入化的化妝術很受大多數女同學歡迎,另外全班除了王澤厚,沒有男同學不喜歡安琪菈導師。

  王澤厚對任務目標不存在目標之外的情感,比起安琪菈他更想和曾一今打好關係,只是他好像本能地更喜歡惹曾一今生氣,每次惹她討厭的話不經思考就從嘴裡說出來,看她氣呼呼的樣子就高興。王澤厚想自己的惡趣味很不好,對增進與曾一今的感情一點幫助都沒有,但他又改不掉這個壞習慣。

  安琪菈導師在準點踏著高跟鞋走進教室。

  「大家好,我是這項課程『生命之船』的導師安琪菈,這堂課程錢導師也會跟我一起合作。廢話不多說,我們直接進入正題。」安琪菈停頓了一下,朝大家溫柔地笑,「助教,可以開始了。」

  錢大鑫和大家揮揮手,露出優雅自在的笑容。

  助教聽從安琪菈的指示,拿著外接喇叭接上手機,播放手機的《自然之聲,海浪專輯》,浪濤一波波拍擊海岸的聲音,使人慢慢地心情平靜下來。

  安琪菈以和緩、催眠地語氣說道:「你們所有人都搭上一艘豪華遊艇,這艘遊艇名叫夢之船。眾所皆知,夢之船有一個浪漫的傳說,因為來來往往的航行累積靈性,充滿靈性的夢之船有實現人夢想的力量,你們所有人都很高興乘上這艘豪華遊艇,前往海上探險。

  今天的天氣很好,你看到海鷗從碧藍的天空飛過,只要拿出麵包,海鷗就願意飛下來和你分享早餐。你在出發前查過資料,知道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看到海豚群和你打招呼。

  你的願望馬上就實現了,海豚群朝夢之船靠近,主動跳出海面和你們打招呼,你如果把手伸出去,海豚可能用碰碰你的手和你問好,你的手上會沾上冰涼的海水,海水的味道讓人感覺非常溫暖,聞起來和海風相似,有一絲鹹味。

  你們可以在船上做任何自己最喜歡的事,比如你可以躺在沙灘椅上曬日光浴,配上雞尾酒,好好享受這個悠閒的午後。或者抱著畫板畫畫,你已經好久沒有這麼悠閒,有餘裕對著碧海藍天速寫。或者你正在跟朋友聊天,你們一起討論即將到達的目的地,還有夢之船的傳說,你們內心都對實現夢想非常憧憬。船上的氣氛非常棒,太陽溫暖而不灼熱,海風和煦不狂暴,你所經歷的一切都很溫柔,就像你曾經待過最安穩安全的地方。」

  漸漸的,助教播放出來的音樂不只海浪波濤聲,還慢慢加入輕鬆愉快的爵士樂,王澤厚看見排成圓圈對面的同學臉上露出舒緩的笑容,有人甚至還閉上眼睛,享受地跟著音樂緩緩擺動身體。

  曾一今表現出沉浸其中的樣子,王澤厚則打了一個哈欠,他並不想配合安琪菈被催眠,因此覺得十分無聊。

  催眠所有人進入這個情境到底有什麼意義?

  曾一今努力思考著,突然劇烈的爆炸聲貫徹整間教室,所有人被嚇了一跳,曾一今睜開眼睛,看向安琪菈。

  「有人在船艙藏了一個炸彈,它剛才爆炸了,船底正在進水。」安琪菈提高音量,語速加快用急迫的語氣說道:「船身開始傾斜,你們必須快點逃離這艘船,但這艘船只有一條救生艇,足夠四個人離開。」

  助教開始發正方形的紙和筆,每位學員分到四張白紙。  

  「你們每個人有二十秒向大家爭取活下來的機會,只有手上握有最多票的四個人可以離開。教室裡有整整二十個人,但每個人只有二十秒說話的時間。」安琪菈說完,拍拍離他最近那個人的肩膀,「從你開始!」

  被點名的是李士誠,他還有些茫然,緊張地站起來,拍拍自己卡其褲上的灰塵,捏著紙張不知道該說什麼。

  錢大鑫冷冷地提示,「五秒過去了,你只剩十五秒。」

  李士誠慌亂地左右張望,張嘴逼迫自己說點什麼,「我很愛我的爸爸、我的媽媽,我還愛我的老婆和女兒,我的女兒還四歲,她需要爸爸,我的老婆也需要我——」

  安琪菈掐準時間,打斷他說:「下一個。」

  下一人緊張地站起來,緊張而小結巴地說:「我的父母弟妹都不能沒有我,我是他們的開心果,我的家人需要我,我死了他們會很傷心難過。」

  下下一個。

  「我必須扛起所有的家計,雖然過的很辛苦,每天睜開眼睛都覺得很累,心裡想著為什麼要活著,但我為了我的家人,我必須想盡辦法活下去。」

  再下一個。

  感受到緊迫的氣氛,男人飛快地說:「我的家人朋友愛我,而且我、我雖然工作做得不好,但是我正在進步,我會變得越來越好,變成社會上不可缺少的人!」

  一個接著一個,其中一個不自信的同學小聲地說:「我的家人愛我……所以我想……我可以活下來。」

  各式各樣的理由被吐露出來,在模擬沉船的最後一刻,人性顯露。

  很快就輪到王澤厚,他沒有被慌亂的氣氛影響,笑盈盈地說:「身為保險業的高端人才,我的工作對維護生活的質量很重要,對世人不可或缺。你們現在跟我買保險,我會接受的。」

  王澤厚不夠融入的發言讓其他人也稍微放鬆心情,跟著微笑起來。

  安琪菈狠狠地瞪了王澤厚一眼,嫌他破壞氣氛,「你還有什麼要說?」

  「我說完了。」王澤厚說完,乾脆地坐下。

  「沒有人會隨便去死,沒有真正遇到危險的時候做選擇沒有意義……」換曾一今起立發言,曾一今對這個活動感到很不舒服,她很排斥這樣的遊戲。

  「現在就是選擇的時候了。」錢大鑫強硬地說。

  曾一今緊抿著唇,很不樂意地說:「我……願意付出所有的一切,只要能好好地活下來。」

  她說完坐下,一想到屈過庭也可能遇到這種讓人心情不舒服的課程,她忍不住垂下臉,握緊了拳頭,眼眶泛紅泛酸。

  下一個人站起來,接替曾一今述說他想活下來的理由,等到在李士誠身邊的最後一個人說完,所有人都輪流完一遍。

  「現在,開始投票,把你的票投給你認為可以登上救生船的人,你可以保留你自己的票,或者把你的票給出去。還有,你必須把為什麼選擇對方的理由說出來。」安琪菈立刻催促說:「你,站起來說。」

  所有人坐在地上仰頭看李士誠,他被灼灼目光嚇得倒退一步,隨後求助般看向今日的導師安琪菈。

  「快點,船已經快沉了,你沒有時間浪費。」安琪菈冷漠地催促。

  李士誠走向需要贍養父母弟妹,兼負家庭重擔的人,低聲說:「他必須養活所有人。」

  接著他又把票分給曾一今和王澤厚,說他們兩個是朋友,最後保留一張票給自己。

  李士誠之後,輪到與他相鄰的人,他的理由很簡單,三張票都分給自己的朋友,「他們是我的好朋友,另外,我保留我自己的票。」

  再一位同學起立,曾一今再也無法忍耐,「這個遊戲太莫名其妙了!我棄權!」

  「像妳這種反應的人,在災難發生的時候都死掉了。」安琪菈毫不留情地說。

  曾一今一點也不被她的威脅影響。

  「我不玩了,你們愛玩就繼續玩吧。」曾一今把票隨便扔掉,氣沖沖離開教室,助教想追,回頭看安琪菈。

  「你們繼續,我去找她。」安琪菈說完,自己打開教室們追出去。

  「那就由我繼續帶領這個遊戲吧。」錢大鑫說。

  曾一今離開教室,疾步往前走,安琪菈追上,抓住她的手。「我們談談。」

  「沒什麼好談的。」曾一今不想多說。

  安琪菈傲氣十足,極少低聲下氣地和人說話,要不是水主川導師很看好她的樣子,她才不管曾一今。

  安琪菈耐著性子,開解她說:「你知道嗎?你很特別,你的心靈很通透,但是這樣很容易受傷。」

  曾一今已經冷靜下來了,她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於是乖乖被安琪菈抓著手腕,表現出有聽進去的樣子。

  「像你這樣的學生,我最喜歡了,你比其他人更有同情心,我很欣賞妳。」安琪菈說。

  「謝謝妳,但我不覺得我像你說得這麼好。」曾一今說。

  「不要妄自菲薄。你知道嗎?我覺得你很有潛力,我想邀請你參加一個派對。」安琪菈摸摸她的頭髮,溫柔地說。

  曾一今強忍避開的慾望,溫馴地問:「什麼派對?」

  「有緣人才能參加的派對。」安琪菈說:「對其他同學保密哦!」

  曾一今意識到這就是她一直等待的機會,她想要更深入的了解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更深入了解他們,現在她得到了一份邀請……

  她終於有機會為屈過庭報仇,她想到這裡,露出極度甜美的笑容。  

***

  在錢大鑫的帶領下,「生命之船」的課程仍然順利結束,沒有被曾一今突然離場所影響。教室鬧哄哄的,燈光敞亮,大家團團坐在一塊,一起交流剛才的經驗。

  王澤厚沒等到曾一今回來,正打算離開,就被錢大鑫攔下,「等等,王澤厚,請你過來一下。」

  「喔。」王澤厚無可無不可地應聲。

  「你覺得今天的課怎麼樣?」錢大鑫問。

  「很有意思,我更想掌握自己的命運了。」王澤厚收起敷衍,假意認真地回答。

  「那你想知道怎麼樣可以掌握命運嗎?」錢大鑫問。

  「當然想。」王澤厚點頭。

  錢大鑫遞出邀請函,「那你就來吧,買一套好一點的西裝,別穿得像小保險業務,要穿得像大公司老闆知道嗎?」

  「這是什麼?」王澤厚裝作驚訝地接下邀請函,左右翻看,特別大驚小怪。

  錢大鑫享受王澤厚驚訝的態度,他溫和地笑著,拍拍王澤厚的肩膀鼓勵他說:「邀請你參加派對的邀請卡呀!」

  「為什麼要參加派對?」王澤厚問。

  「你不是想要掌握更多的人脈嗎?參加派對就是最好的機會。」錢大鑫回答。

  「這是什麼樣的派對?」王澤厚又問。

  「是只有真正學到拉格斯心靈成長核心的同學才能受到邀請。」錢大鑫耐著性子回答。

  「我覺得我上課很不專心,真的是可以被當作核心嗎?」王澤厚再問。

  「但你很聰明,懂得舉一反三,真正能讓心靈成長起來的,正式像你這樣的人。」錢大鑫試圖給他信心。

  「真的嗎?還有哪些同學收到邀請?」王澤厚像是有十萬個為什麼。

  「這個是秘密。」錢大鑫有些不耐煩。

  「不能先告訴我一聲嗎?」王澤厚眨巴著眼睛。

  「不行,先告訴你這就不是秘密了。」錢大鑫說。

  「為什麼不能所有同學都一起參加派對?」王澤厚當然知道錢大鑫嫌他煩,但王澤厚就是故意想故意煩他。

  「因為只有少數人是被選中的人,王澤厚,你要相信自己的實力,成為真正的天選之人。」錢大鑫說。

  「我還是不太有自信……」王澤厚說。

  「既然你對自己沒有自信,那就對我的眼光有自信,這樣總可以了吧?」錢大鑫語氣不太好地說。

  查小三的案子似乎一點都不普通,這個派對是一個機會,了解錢大鑫和安琪菈真正是什麼樣的關係的機會。

  不過以前太太的標準來說,安琪菈和錢大鑫的親密程度確實已經稱得上出軌,王澤厚覺得已經是時候把錢太太的案子結束掉了,他不想再浪費時間繼續應付錢太太。

  不知道曾一今有沒有收到邀請?

  這個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確實一點都不普通,竟然還有辦派對,他和Jerry之前都沒查到他們有辦過什麼派對活動。

  照理說這種派對應該會像直銷宣誓大會一樣轟動,有痕跡可以查詢才對,但他卻沒有查到任何資料,這很不對勁,也很有趣不是嗎?

  王澤厚愉快地笑了起來,指尖捏著邀請函,花式旋轉它。

  ——讓我看看你們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吧。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