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二章

  保持高度興奮的情緒上完心靈成長課簡直累透了。

  曾一今隨便吃了一頓晚餐填飽肚子,她沒想到毫無意義的心靈成長課程比原先預期的還要消耗體力。吃飽飯,她背著小小的側肩包,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冰冷的公寓——那是她以前置產買的電梯公寓,但是和屈過庭交往之後,她幾乎都住在屈過庭那裡——她不喜歡她的家,沒什麼家的味道,堆積著各式各樣的雜物,充滿灰塵……

  夜已經深了,街道上沒有什麼人,顯得有些冷清。

  曾一今疲倦地走進電梯大樓,大樓門房喊住她,「曾小姐,有您的包裹,請您簽收一下。」

  曾一今有些意外,她想不到是誰給她寄包裹。大樓門房把放在架上的包裹拿到櫃台,翻開登記冊。

  「麻煩您在這裡簽名一下。」大樓門房拿了一支筆遞給她。

  曾一今檢查包裹,地址沒錯,但收件人是屈過庭,她停頓一會還是簽收了。

  「謝謝。」曾一今說。

  「不客氣。」大樓門房說。

  曾一今往電梯的方向走,在等電梯來的時候,拆開包裹包裝,裡面是「好水太空瓶水壺、保溫瓶禮盒裝」。曾一今翻找了一會兒,除了水壺和保溫瓶,其他什麼都沒有。此時電梯抵達一樓,她懷裡抱著東西,拖著沉重的腳步進了電梯。

  用鑰匙打開門,她扶著牆按開玄關燈,公寓入口玄關處,櫃子上放著一對婚紗小熊,旁邊有放鑰匙的小架子,曾一今把鑰匙放好,摸摸婚紗小熊。婚紗小熊是曾一今目前趁機從屈過庭家拿回來的唯一一樣東西,那時候屈過庭家還拉著封鎖線,她和程明明一起去了一趟屈過庭家,因為沒辦法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沒辦法特意翻找線索,於是她只拿了屈過庭放在玄關的婚紗小熊走……

  如果有機會,她想再去一趟屈過庭家,尋找線索。

  雖然疲倦,但曾一今並不打算馬上休息,她今天上課的時候就盤算著可以做這件事,她迅速洗了個澡,將頭髮吹乾,回到臥室裡打開筆記型電腦。她坐在雙人床邊的大書桌邊,只開了桌燈,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舞動,登入畫面簡潔的網路聊天室,輸入自己的代號:hummingbird。

  hummingbird,蜂鳥。

  這是她在暗網裡的代號,如果人們要找業界大名鼎鼎的商業間諜,他們會找蜂鳥,曾一今把自己的真實身份保護得很好,人們只知道蜂鳥探聽得到許多秘密,很少人知道蜂鳥是怎麼樣的人或組織。

  曾一今試圖利用這重身份,來調查所謂的「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她不知道今天見過的王澤厚也正在那個網路聊天室。

  王澤厚比曾一今早回家,王澤厚家的書房有多個螢幕排成環形,螢幕上顯示著不同資料,曾一今登入網路聊天室之前,他正在入侵系統,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著,試圖取得秘密資料。

  作為徵信社,王澤厚不僅擅長合法的調查,還擁有駭客的手段好獲得一些小秘密讓調查進展更順利。他正在為另一件案子搜尋資料,螢幕上的進度條緩慢地移動著,王澤厚不耐煩地用手指敲桌面,等進度條好不容易跑到百分之百,王澤厚一拍桌面,歡呼一聲,旋轉電腦椅當作慶祝。

  「帥啦!讓我看看裡面有什麼。」他正想打開偷來的文件查看,電腦傳來提示音,是網路聊天室的特殊設置,有他特別關注的老朋友登入了。

  他看向另一個電腦螢幕,畫面上有一個小小的通訊軟體,軟體上顯示——hummingbird登入聊天室。

  蜂鳥?她出現了?

  王澤厚是極少數知道蜂鳥性別的人,因為蜂鳥時常會和他購買情報,一次偶然讓王澤厚試探出她的性別,除此之外,他只知道蜂鳥專門做竊取商業機密的任務,除此之外他就對蜂鳥沒有任何了解了。

  王澤厚對蜂鳥很有興趣,一看她上線,他就立刻用自己的帳號pigeonKing私訊給hummingbird:好久不見!最近怎麼樣?

  電腦那一端的曾一今露出意外的表情,自言自語說:「他竟然在?正好。」

  曾一今手放上鍵盤,回應私訊。

hummingbird:回來了,這一趟賺了不少,沒浪費我耗費的時間。

pigeonKing:接下來要休假嗎?

hummingbird:不,我已經開始跟進下一個目標。

pigeonKing:要買什麼情報嗎?我給你打折。

  曾一今本來就是要上這個網路聊天室來找人買情報,pigeonKing自己送上門正好,她毫不猶豫地敲下砍價的句子。

hummingbird:打五折。

pigeonKing:五折我會虧錢,最多九五折。

hummingbird:八折,我要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資料。

  王澤厚非常驚訝,他摸摸下巴剛冒出來的鬍渣,低聲說:「不會吧?hummingbird也對拉格斯有興趣?那今天她有出現嗎?」

  王澤厚思考片刻,決定試探看看對方。

pigeonKing:不給我目標人物的名字?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可不是什麼迷你小組織,不指定一個人詳細查嗎?還是你打算去現場?

hummingbird:你也對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有興趣?

pigeonKing:我對妳有興趣的事感興趣,美女。

hummingbird:少油嘴滑舌。

pigeonKing:訂金匯給我,我盡快回覆你,最多不會超過兩個禮拜。相信我的實力。

hummingbird:我相信你,如果你不這麼愛錢,我會更相信你。

pigeonKing:別這樣,一分錢一分貨不是嗎?

  王澤厚沒有收到回答,螢幕顯示——hummingbird登出聊天室。

  王澤厚笑了笑,沒有因為蜂鳥的態度生氣,比起一般經營徵信社遇到的奧客,蜂鳥這種只是態度不好的一點也不算什麼,而且他本來就得調查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藉此賺個外快正好。

  不過事情都有先後順序,在調查他承諾給蜂鳥的資料之前,他點開繼續查看剛才他竊取到的資料。

  曾一今特別登入那個網路聊天室就是為了尋找情報,既然找到專業又熟識的pigeonKing,她也算提前達成目標,所以她乾脆地關上電腦,躺上床關燈睡覺。

***

  曾一今是一個非常有行動力的人,恰好隔天沒有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課,她從抽屜裡取出屈過庭家裡的鑰匙,握在手心裡,決定去那裡探探。

  那是屈過庭自己買的公寓,雖然不太大,但是已經付完了房貸。曾一今和屈過庭同居的時候,曾經花很多精神去佈置他們共同的家,裡面添購的傢俱,精巧的擺設都充滿兩人共同的回憶。

  她迫切地想回到那個充滿回憶的空間,然而小心起見,她做了喬裝,在捷運站進了廁所隔間,花了一番時間特意改換打扮,用花妝品掩去自身明顯的特徵,保證從監視器畫面沒辦法讓人確切地認出她是誰,才往屈過庭的家裡去。

  也許這麼做有點小題大作,但在得到屈過庭自殺的真相之前,盡可能小心、保護自己的安全都是好的。

  屈過庭的住處沒有大樓管理員,電梯也沒有自動感應裝置,陌生人很容易進出,原本曾一今只建議屈過庭換更安全的門鎖和裝上鐵窗,想著這樣安全性就應該足夠了……

  程明明和她曾一今過,屈過庭自殺的時候考慮了很多,提前在網路預約了好幾家外送店、提前付款讓人送晚餐上門,門完全沒鎖,就為了讓人盡快發現他,而且這麼做並不是期待有人救他,根據專業人士判斷,他早在人們發現他之前就已經停止呼吸有兩個小時之久。

  死意堅定。

  程明明在告別式的時候和曾一今提過,表弟屈過庭母親遺傳給他的精神疾病果然嚴重,表弟好不容易活到成年,仍然英年早逝,就和他的母親一樣。

  但曾一今不相信屈過庭會無緣無故在她回國的前一天自殺,這不合邏輯,他這麼做一定有什麼理由。

  門被鎖上了。

  大概是屈過庭的父親把門上鎖了,現在屈過庭的那份鑰匙在他父親手上,她掏出屬於自己的那份鑰匙開門,推開門一看,地上都是亂糟糟的腳印,腳印從浴室蔓延到大門,空氣裡有一股潮濕的霉味。浴室的門敞開著,曾一今了遲疑一會兒,直接略過浴室,往主臥走。

  主臥室還充滿著生活的痕跡,屈過庭的房間散落著生活用品,衣服還掛在衣帽架上,靠窗的書桌放著一台筆記型電腦,紙張和文具隨意地放置,彷彿主人才暫時離開。曾一今屏住呼吸,輕手輕小地走向書桌,拿起其中一支躺在桌上的鋼筆。

  這是屈過庭最愛用的一支鋼筆,之前她總是特別想要這支鋼筆,不是因為真正喜歡,而是因為屈過庭喜歡,她便想藉由擁有它的方式確認屈過庭對她的縱容。

  她握緊鋼筆,彷彿聽到屈過庭和她說話,「一今,你什麼時候來的?又想跟我要鋼筆?那支不行,我再買一支送你——」

  曾一今抓著筆倉皇回頭,似乎看到屈過庭虛幻的身影,站在門口和她說話。

  「過庭?」

  她眨眨眼睛,眼前沒有任何人,房門口空無一物,剛才聽見的聲音只是她的幻覺。

  眼眶微微泛酸,曾一今抓著鋼筆,順手收進包包裡,繼續在房間裡東翻西找。她很熟悉這裡,但他們以前為了尊重彼此的隱私,兩人分配好各自的領域,比如床頭櫃的雙層抽屜一上一下分別放著屈過庭和她自己的東西。她打開屬於屈過庭的抽屜,一眼就看到日記本,和墊在日記本下的拉格斯正向筆記。

  她迫不及待地打開日記本,翻開最後一頁,最後的最後畫了一隻擱淺的藍鯨,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她猶豫了一會兒,闔上日記本,把日記本和拉格斯正向筆記收進包包裡,打算回去再詳細翻看。

  臥室的衣櫃裡還放著她一部分的衣服,但她暫時沒心情收拾那些。她感到難以呼吸,這裡太安靜了,她感到疲倦,不能繼續承受這裡過多的回憶。

 她必須離開了。不過離開前,她狠下心逼自己去浴室查看,她想知道最後他是否有留下什麼訊息。

 暗幢幢的浴室好像通往什麼可怕的空間,她打開浴室燈,還好這裡還沒斷電。她一眼就看到地面乾涸的水漬和血跡。曾一今蹲下來,撿起掉落在地面的戒指——那是他們的訂婚戒指,她拾起戒指,將它握在手心,戒指彷彿在發熱,她覺得自己像握著烙鐵,心尖疼得說不出話。

  你怎麼能死?  你怎麼捨得?

***

  她比自己以為得還要膽小。

  原本以為會一回家就馬上查看他的日記本,但曾一今什麼也沒做,帶回來的包包扔在客廳,她回到自己的房間睡得昏天暗地,肚子餓了就隨便找樓下附近的小吃店填飽肚子。

  直到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第二堂課開始的前一天,她才拿出日記本和那本拉格斯正向筆記。她選擇從重要的日子開始看,一邊翻看,一邊用手指划過屈過庭漂亮的筆跡。

2018/1/22

  求婚成功了,我有一個計畫,我想給一今驚喜。

  曾一今當時還在越南工作,她利用特休回台灣和屈過庭一起度過短短的一週,當時她完全沒意料到對方會求婚,但她還記得被求婚的欣喜。

  屈過庭在日記上畫著他求婚的場景,單膝下跪的他舉著花束,遞出打開的絲絨戒指盒,她在塗鴉裡有個一抹甜甜的笑容。

2018/2/11

  我拒接了一今的電話,期望在蛻變後,變成更穩重更可靠的男人。

  她記得這一陣子屈過庭頻繁地拒接她的通話,改用訊息聯繫。屈過庭的神經比較敏感,偶而會有心情不好無法溝通的的時候,曾一今過去能體諒他,但此時她卻有些痛恨自己不追根究底,這裡的蛻變指的是參加心靈成長課程吧?

  那一點都不好,如果她知道了,絕對會阻止他去參加這種一點意義都沒有的課程。她知道正向思考有多讓人疲倦,這一點都不能幫助像屈過庭那種神經纖細的傢伙變得更好。

  屈過庭這個大笨蛋。

  果然接下來的日記有提到心靈成長課。

2018/3/09

  心靈成長課程比我想像得還要令人疲倦,我不確定我是否能夠堅持下去。太失敗了,想想一今。振作起來!

2018/4/1

  不,我不該去,我錯了,有什麼挽救的方法嗎?

  ……我不知道怎麼辦。

2018/8/5

  對不起,我沒辦法支撐下去了,一今……

  這是屈過庭最後整頁擱淺藍鯨塗鴉之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但她不需要道歉,她需要的不是道歉。

  她只要他活著。

  可是現在屈過庭已經不會聽見她的願望,她拿出屈過庭最愛的鋼筆,打開筆蓋,微微一笑說:「活該。」

  ——現在你沒辦法阻止我用你的鋼筆了吧?

  她噙著笑容,落筆寫下日期,然後寫下:雖然還沒有找到其他線索,但我至少找到入口了。

  我會為你復仇,親愛的。

***

  王澤厚喜歡熱炒店,尤其是以海產為主的熱炒店,他熱愛熱炒店的食物,用熱炒店的菜配啤酒味道最棒了。

  世界應該頒給發明熱炒店的人一個諾貝爾獎。王澤厚一邊這麼想,一邊在巷子裡艱難地找空位停好他的機車,好不容易找到空隙把機車停好,他已經出了一身汗。

  待會一定要點一瓶沁涼的啤酒,王澤厚一邊甩著鑰匙玩,一邊往海產店走。

  「我在這邊!」Jerry看到他,舉起手,出聲招呼他。

  海產熱炒店的生意火爆,聊天吆喝的說話聲十分熱鬧,不時還能聽見酒促小姐兜售酒類的呼喊聲,酒促小姐穿著印著啤酒標誌的短裙,在每桌之間來回穿梭。

  Jerry是王澤厚的朋友,他在其他家徵信社任職,算是的同業。

  Jerry坐在靠馬路的小桌子上,桌上已經有點好幾樣菜,王澤厚走過去直接坐下,Jerry替他倒啤酒,等Jerry放下酒瓶,王澤厚就拿起杯子一口喝乾。

  「爽啦!」王澤厚用台語發出感嘆,滿足地吐氣,笑咪咪地對Jerry說:「謝啦!」

  王澤厚一點也不和對方客氣,自己取酒瓶又給自己倒上一杯啤酒,取了一雙筷子夾了酥炸魚。

  「最近還是生意興隆?」Jerry問。

  「也就那樣,跟之前差不多。」王澤厚懶洋洋地晃動啤酒杯,「如果忙不過來一定會把找你幫忙,到時候一定會給你分成。」

  「好,我就等你讓我賺零用錢了。」Jerry說。

  「我pass給你的案子賺得絕對不是零用錢,包你賺大錢啦!來,乾杯!」王澤厚說。

  「我信你!」Jerry舉起杯子配合地乾杯。

  王澤厚正想說什麼,他的手機鈴聲就響了,他只好先接起電話,和Jerry使了一個不好意思的眼色。「喂?你好?」

  「大魚?」Jerry小聲用氣音問。

  王澤厚點頭,手遮住聽筒,擠眉弄眼說:「超好宰的大肥羊。」

  兩人一起露出壞心的笑容。

  電話另一頭傳來女人傲慢的嗓音,劈頭就說:「我是Stefanie。」

  王澤厚的手從話筒移開,「噢,錢太太啊。」

  「叫我Stefanie小姐,你調查的狀況怎麼樣?」她問。

  「我最近都在跟錢先生,他的周圍確實有很多可疑的漂亮女性,雖然我還沒鎖定目標,但我一定會找到他手機裡面的天使『安琪拉』,Stefanie小姐放心。」

  「還有別的賤女人?給我查清楚!」錢太太氣急敗壞地說。

  王澤厚故作為難地說:「但是委託調查的金額——」

  「錢不是問題!我馬上轉帳,記得每天給我發報告!」錢太太說完,立刻掛斷電話。

  王澤厚長長地嘆氣,把手機放桌上,「唉,錢不好賺啊!」

  「怎麼說?」Jerry再次給王澤厚倒酒,「不是說肥羊嗎?還沒上鉤?」 

  「有錢太太,沒什麼挑戰性,要潛入的那種課程很貴的心靈成長課——」

  「就是騙凱子的課?」Jerry問。

  「對,還有很多老闆願意送員工去進修,一堆人腦袋秀逗。要不是肥羊出上課錢,我還能算鐘點費,倒貼我我都不去聽那種課程。」王澤厚不屑地撇嘴。

  「有這麼糟喔?」Jerry笑了起來。

  「都是話術。」

  王澤厚一個當徵信社的,見過的人多了,也懂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他一點都不相信這種心靈成長課。

  「反正騙不到你。」Jerry說。

  「也騙不到你啊,Jerry哥看得比我還多,人有見識就不會被騙,沒見識的就只能吃大便。」

  「欸在吃飯,你噁心不噁心?」Jerry作勢要打他。

  「我的錯我的錯,自罰一杯——」王澤厚晃了晃酒瓶,招手大聲說:「啊,酒沒了。小姐!再來一瓶台啤!」

  「好,馬上來!」酒促小姐回應。

  「喝這麼多你等一下怎麼騎車?」Jerry問。

  「明天搭公車來牽回去啊,不然要怎麼辦,酒駕天打雷劈。」王澤厚說。

  「很好很好,乖孩子,不愧是業內自稱最有品格的徵信社人才。」Jerry說。

  「Jerry哥別虧我了,喝酒喝酒——」

  朋友見面,兩人喝了暢快,順便交換了一下最近的業內消息,王澤厚到底顧忌著隔天要去拉格斯上課,沒有喝得爛醉,最後是他清醒著招計程車把Jerry送上車,最後才自己搭公車回家。

  王澤厚吃飽喝足,對明天又要浪費一天在討厭的心靈成長課也沒有那麼排斥了。其實他還有些期待,他想在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學員裡找到狡猾的「蜂鳥」。

  對方會是怎麼樣的女人呢?

  哎呀好期待啊!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