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三章

  曾一今站在路口,跟著下班下課人潮一起等候紅綠燈好過馬路。天空有著漂亮的火燒雲,太陽即將落下,她放空腦袋,抬頭盯著紅綠燈上面倒數的數字,等待綠燈亮起。

  曾一今隔壁站個一對親暱相依的情侶,手牽著手、肩膀貼著肩膀,緊緊相依不放開彼此。

  兩人的對話飄到她的耳裡,她聽見男方帶著調笑問:「你喜歡哪種求婚?」

  「沒誠意,自己想。」女方嬌嗔回答。

  「我要是想錯了怎麼辦?」那男生捏著女友的鼻子問。

  「放開啦!討厭。」女生先擺脫捉弄的手,才給出解答,「那就求第二次啊,還要我教?」

  曾一今忍不住轉頭仔細看向相處甜蜜的情侶檔,心裡說不出的羨慕。

  真好。她想。

  綠燈了,情侶和其他路人開始沿著斑馬線往前走,曾一今慢了半拍才回過神,再度提起腳步往前進。孤身一人使她前進的步伐越加沉重,彷彿淌過小溪,水沉沉地附著在鞋子和褲腿。

  她臨時決定再去一趟屈過庭家。在第二堂心靈成長課開始之前,她忽然有一股衝動想再去一次,再去屈過庭家,就算不是找線索,只是去那兒看看也好。她同樣做了偽裝,不過因為沒什麼心情動手,所以偽裝得很簡陋隨便,為此她在路上隨便買了一頂棒球帽,好更妥善的遮掩自己的面容。

  她太熟悉屈過庭家家了,就算閉著眼睛都可以走回去,那原本會是他們兩個共同的家,現在她的家破滅了。

  曾一今拿著鑰匙,開門前頭抵著屈過庭家的門板,閉上眼睛想像他住在裡面是什麼景象。

  他會在臥室裡工作,完成他接下來的舞台設計,如果聽到開門的鑰匙聲,他會走出臥室迎接她,問吃晚飯了沒有……如果說還沒吃,那他會拿起圍巾,到廚房為她下一碗麵,上面放一個煎得半熟的荷包蛋……

  她深吸了一口氣,用鑰匙開門,一推開門就發現門內空盪盪的什麼傢俱都沒有。曾一今驚愕地大步衝進門,站在窗邊的老人回頭看她,表情驚訝。

  老人是屈過庭的爸爸,她沒有預料自己會碰到他。

  但她不介意這個,她更想知道這裡的東西呢?

  「你是誰?」屈爸爸帶著疑惑問。

  「我叫曾一今……是過庭的女朋友,他之前給我鑰匙。」曾一今低下頭,抓緊鑰匙回應。

  「喔,是你啊,之前聽明明和我說過。」屈爸爸問:「過庭已經……妳怎麼還過來?」

  「我來找放在過庭這裡的東西。」曾一今隨意找藉口說。

  「我兒子放在這裡的東西我都讓搬家公司打包搬回家裡去了,你找個時間來跟我拿。」屈爸爸說。

  「沒關係,只有幾件衣服放在這裡,我不是為了衣服來的。」曾一今抬起頭,鼓起勇氣,憑著衝動說:「叔叔,過庭不可能自殺。」

  屈爸爸嘆氣,並不認同她的看法,「……傻孩子,我很早就有心理準備,過庭會有這一天。」

  屈爸爸經歷過妻子的自殺,現在有遺傳自母親精神疾病的兒子自殺,他心裡早有準備。

  「我不認為他是這麼脆弱的人!」

  「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你屈阿姨也有憂鬱症,家族遺傳。雖然你阿姨控制的比較好,但她身體不好,所以在過庭高中的時候就去世了。她跟我說過,如果哪天過庭自殺了,讓我原諒他,他不是故意的。」

  曾一今覺得像屈爸爸這種頑固的老人說不通,她辯解完之後,還想說點什麼,最後卻緊閉嘴唇什麼也沒說。曾一今也有聽過屈媽媽的事,屈過庭和她說過曾經發生了什麼事,也說了他的精神疾病遺傳自母親,但她不覺得屈過庭會像屈媽媽那樣。

  「妳要過得好,知道嗎?這樣過庭在天上才會安心。」屈爸爸試著反過來安慰她。

  她不願意接受屈爸爸的說法,避開屈爸爸的視線,喃喃說:「不,他不可能自殺,我……」曾一今明白他是多麽溫柔的一個人,如果不是有什麼困難,他不會做出這種事。

  她的聲音太小聲,屈爸爸沒聽見她說話。

  屈爸爸逕自往下說:「這裡之後要賣掉,雖然賣不了什麼好價錢,不過我不能把這裡留下來,我沒辦法留著這裡,太難了,留著這裡會讓我想到他的死……」

  曾一今不能接受這裡被賣掉,這裡每一吋都充滿他們的回憶,她走上前抓住屈爸爸的手臂,高聲問:「賣給我好嗎?」

  「不行,我不能害妳。我先走了,妳……」屈爸爸用複雜的視線看了她一眼,擺脫她的手,拖著蹣跚的腳步離開,「待會記得鎖門。」

  曾一今不能接受,她站在原地發呆,看著空空的公寓,腿開始發軟,滑坐在地上掩著臉,第一次哭了出來。

  屈過庭你這個混蛋!該怎麼做才好,該怎麼做才能把握過去?

  她不希望屈過庭離自己越來越遠,但現實如此,她不得不接受。

***

  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裝修得很漂亮,走北歐風格,簡潔俐落,三層店面的外牆都鋪上的新的深色磁磚,看上去很像一回事。

  學苑玻璃門外綠樹如茵,遮擋了毒辣的艷陽,今天是難得的大晴天,熱得讓人心浮氣躁。

  曾一今整理過情緒,冰敷過哭得浮腫的眼睛,在第二堂課開始前撐著陽傘提早來到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短短一個晚上,她已經重新振作,比起放棄,她還有很多事可以做,雖然還是早晨,但氣候已經炎熱得過分,推開玻璃門,門內強勁的冷氣讓她舒了一口氣。

  門內有穿著印「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背心」的工作人員笑容滿面地迎接她,「是新學員嗎?請過來這裡簽到領教材,我們要核對證件喔。」

  看起來像頗正規的補習班,曾一今四處打量了一圈,感受到這裡大約非常賺錢,裝潢佈置都看得出不缺錢的大氣。曾一今被帶到櫃檯,對方拿出一張簽到本,讓她拿自己的證件出來核對姓名,找到她的名字簽名。

  「在這裡簽名就可以了嗎?」曾一今問。

  「是的。」工作人員回答,接著問道:「同學是一個人來,還是跟朋友一起來的?」

  「為什麼要這麼問?」曾一今問。

  她想知道這麼問是否有這家心靈成長學苑調查學生人際關係的意圖。

  工作人員一愣,沒想到自己會被反問,不過對方隨即掛起笑容,「只是一個小小的意見調查。」

  「朋友介紹推薦我來,我自己來的。」曾一今回答。

  「我看看你的推薦人——」工作人員拿出另一個放報名表的本子,翻看她的資料,「哇,是林品睿學長,妳有很棒的人脈!」

  「嗯。」曾一今裝作不擅言詞的樣子低下頭。 

  「抬頭挺胸!上完課的你會變成更棒的一個人!加油!」工作人員鼓勵她說:「來,這是教材你拿好,不要弄丟了。」

  「謝謝。」曾一今裝作尷尬地笑了笑,拿起分給她的「拉格斯,邁向成功之路」的教材,「請問教室在——」

  「左轉直走到底。」工作人員說完,招呼下一個走進來的學員說:「新來的學員來這裡簽名哦!」

  曾一今今天來得特別早,她打算認識一下其他學員,和對方打好關係。教室裡還沒有太多人,她選擇了中間偏前面的座位,附近正好有一位禿頭約莫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

  「你好。」曾一今主動問好。

  對方被她嚇了一跳,肩膀縮起來,拱著背低聲回答:「妳、妳好。」

  「我是曾一今,剛剛辭掉外派主管的工作回台灣,很高興認識你。」曾一今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紹。

  「我叫李士誠,在建造業工作。」他說。

  「哇,建造業很辛苦啊!」曾一今說。

  「還好,工作沒有不辛苦的。」李士誠回答。

  在曾一今的刻意引導下,她和李士誠聊了許多關於如何知道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事,李士誠會來上課是他太太幫他報名的,他太太覺得他面對別人的態度不夠大方,對工作晉升很吃虧,如果能藉由課程改變個性是最好的。

  曾一今在心裡認定對方的太太不懂裝懂,推先生進火坑,表面上卻沒說什麼,還稱讚對方太太賢慧。李士誠似乎是很愛家的男人,聽到曾一今的誇獎,話也多了起來。

  兩人聊得起勁,不一會兒其他人也湊過來和他們說話,在上課前,曾一今幾乎把班上所有人都認了一遍。

  除了那個遲到的輕浮男人。

  錢大鑫和上次搭訕曾一今的男人前後腳進了教室,對方一點也不覺得跟在老師跟後進教室有多尷尬,還很高興地和錢大鑫打招呼,「導師你好啊!」

  「同學好。你快點入座吧。」錢大鑫大度不和他計較。

  他走到曾一今左手邊的位置,指著她放在座位上的包包問:「同學,這裡有人做嗎?」

  「沒有,請坐。」曾一今拿開自己的包包。

  男人輕浮地笑著說:「謝啦同學!妳人真好。」

  曾一今按耐住翻白眼的慾望,她不想和對方說話,翻開教材假裝認真地盯著上面的字看。

  錢大鑫的背後放著投影機,他打開電腦接上線,打開放在筆電桌面的PPT,第一頁開宗明義地寫著——成功致富的秘訣。

  「我們今天講的是你們最想要知道的事——成功!更詳細的說,就是告訴你『成功致富的秘訣』,你們知道嗎?」

  沒人回答他。

  錢大鑫不太滿意,拿起雷射筆在PPT的標題上面畫了一個圓圈,大聲說:「我問你們知不知道,你們要回答『知道了!』來,我們在練習一遍,我們聚集在這裡,就是凝聚所有想要成功的正能量,在拉格斯所有人都能學到很多東西,也會越來越開心,人過得開心,就是成功的秘訣之一!知道嗎?」錢大鑫說道。

  「知道!」冷氣強勁的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教室內,台下的同學們大聲附和說。

  狗屁不通。

  曾一今和坐在她隔壁的輕浮男人王澤厚同時、這麼想道。

  王澤厚為了完成錢太太找出小三的委託,認真觀察錢大鑫,在紙上寫人格分析:「大孔雀,社交能力強,說話有感染力,執行力怎麼樣還要觀察看看。」王澤厚分心在紙上畫了一隻Q版小蜂鳥,上面寫著hummingbird。

  曾一今不喜歡王澤厚視線一點也沒分給他,因此也沒發現他畫的蜂鳥。

  王澤厚心想,蜂鳥肯定在這裡,但到底是誰?蜂鳥是女性的可能八九不離十,這裡的男女比例是四比六,女性稍微多一點……他環視周圍,想找出可能是蜂鳥的女人,但一無所獲,那邊那個看起來太笨的肯定不是……

  王澤厚左顧右盼,動來動去像得了多動症似的,曾一今嫌棄地瞪他,兩人恰好對上視線。

  ——像她這種兇八婆是hummingbird的機率還蠻高的……有可能是她嗎?

  曾一今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明明顯顯地表現了不屑,移開視線。

  感受到她的鄙視,王澤厚不太高興,也跟著撇過頭。

  ——嘖,希望不是她!

  王澤厚不太希望自己和蜂鳥其實處不太來,明明在網路上兩人關係不錯的……

  王澤厚和曾一今都沒在認真上課,比起聽課,在上課中能做的事情可多了,曾一今盡可能觀察了全班同學,思考哪些人可能會被當成目標,她覺得這個心靈成長課程並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如果只是失控的正向思考,不會讓屈過庭那麼痛苦。

  曾一今很介意屈過庭日記裡提到「已經離不開了」這件事。

  這種表面上屬於斂財組織的心靈成長課程有什麼手段可以綁住屈過庭?她試圖成為目標,或者搭訕其他有可能成為目標的對象。

  比如對自己很沒自信的李士誠,曾一今覺得像他那樣的人,很容易被奇怪的思想蠱惑,她有幾成把握像李士誠這樣的人容易成為目標。

  到了十二點,雖然沒有下課鈴聲,不過錢大鑫帶著同學們喊過口號,很快放學生下課。

  曾一今和李士誠還有其他新認識的同學道別,才準備離開教室,王澤厚磨蹭著,手裡拿著教材,等曾一今離開,才跟著她走出教室,王澤厚還在想搭話的說詞,還沒想到就被穿著背心的工作人員攔下。

  「等等,兩位同學,今天是精華班的第二堂,你們有沒有什麼心得?是不是覺得還有意猶未盡?」對方說。

  曾一今瞪了王澤厚一眼,就是因為他站得這麼近,所以他們才會被這裡的人當作同行者。但曾一今一點也不想跟王澤厚扯上關係。

  「對啊,講師真的很厲害。」王澤厚口不對心。

  「那你一定很想上下一期課程吧,來來,填報名表。這位漂亮的小姐也會一起上下一期課程對吧?」穿背心的工作人員賣力地推銷說。

  曾一今這才明白原來這裡的工作人員還得兼任授課的業務,她想待在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多多調查,所以她毫不猶豫地問:「我是很有興趣,但是下期課程報名費……」

  「八萬八!很吉利的數字吧!祝你發一發!」對方興奮地問。

  曾一今稍微上網調查過拉格斯心靈成長課程的價位,對這個數字早有心理準備,沒露出什麼驚訝的表情。王澤厚雖然曉得要花多少錢,聽到這種無謂的課程這麼昂貴還是很心痛,王澤厚握緊錢包抱怨,「有點貴……」

  「這是三個月的課程費用,很便宜啦!真的!不信你問她,這位漂亮的同學,你是不是覺得很划算!」工作人員指著曾一今說。

  「為了成功,付出多少錢都值得!」曾一今裝作被洗腦的虔誠學生說。

  「沒錯,這位同學說得很有道理,課程很夯,不快點報名就沒名額囉!」工作人員再加把勁說。

  這種比賣直銷產品還尷尬的話術,要他怎麼買單?王澤厚嘆氣,心痛地掏出錢包,想著之後一定要找錢太太報銷,「我報,可以刷卡嗎?」

  「當然沒問題!我們這邊請!」工作人員殷勤地帶著他們到櫃台。

  櫃檯有其他工作人員負責接待、收錢、處理報名程序,看來拉住上精華班的同學銷售課程已經是常態了,他們分別填妥報名表,很快結完帳。

  對方完成業績,笑容滿面地交代注意事項,「學員證等之後上課前兩天就會做好,你們可以先來拿,也可以在開課當天領,開課那天領的話記得要提早來。」

  「謝謝,我知道了。」曾一今說。

  王澤厚和曾一今離開櫃檯,對方也放過他們,去走廊攔截下一個同學,王澤厚還在唉聲嘆氣,「錢啊,就這麼花掉了。」

  「不想上課就不要報名,又沒人逼你。」曾一今冷冷地回答。

  「不行,我一定要報。」錢太太的委託還沒完成呢,王澤厚掛上笑容,主動邀請疑似蜂鳥的曾一今說:「對了,要不要一起吃頓飯?我請。」

  「你想做什麼?」曾一今露出防備的表情問。

  「賣保險啊!」王澤厚殷勤地問:「要不要來,我請你吃牛排。」

  賣什麼保險,曾一今一點都不相信對方真的在賣保險,王澤厚的氣質不大像保險業務。

  不過曾一今想知道他接近自己到底想知道什麼,於是以滿分的演技裝作鬆動的樣子說:「好啊,你能說服我買保險,我就掏錢請你吃飯。」

  王澤厚沒想到她這麼輕易地答應,有點意外,更多的是得意。

  「你說的喔!待會不能耍賴!」他得意地鼻子都要翹上天了。

  王澤厚雖然本職是徵信社,但他藉著朋友的關係,確實把自己掛在一家保險裡,任誰去查都會發現他真的是保險公司的員工。為了真實地偽裝保險人員,王澤厚看了很多販賣保險的資料,這時候正好派上用場。

  前往餐廳的路上王澤厚喋喋不休地推銷保險業務,小額終身壽險、壽險保障保險、還本增額型保險、健康醫療保險、意外傷害保險、投資型保險……五花八門無所不包,直到點好的牛排上桌,王澤厚還在滔滔不絕,曾一今完全不受他的話術影響,悠悠哉哉地將牛排切成適合入口的大小,優雅地進食。

  王澤厚看曾一今油鹽不進,不死心地問:「我先跟你分享我自己的保單怎麼樣?我自己敢保的方案,才敢推薦給我的客戶。」

  「好啊,你說說看。」曾一今隨意地說。

  「雖然人都希望健健康康,長命百歲,但誠實說,沒有人能確定自己哪天不需要醫療保險,你同意嗎?」王澤厚問。

  「嗯。」曾一今點點頭。

  曾一今悠閒地用餐,和拼命想方設法說服她買保險的王澤厚相比,顯得相當漫不經心。

  「比如說,我的醫療保險選擇實支實付,這比一般的住院或手術醫療方式好的原因在於,當我們遇到一些狀況的時候,需要的不一定是條款中的手術,這樣會有比較多的爭議。畢竟大家買保險就是為了在出事的時候,可以多少用更有效率的方式解決問題。」王澤厚長篇大論說。

  曾一今用餐巾紙擦嘴巴,「你說得很有道理,我也是這麼想的。」

  王澤厚以為自己說服她了,得意洋洋地說:「我很有誠意,絕對不會賣我自己也不想用的保險給你。」

  曾一今打斷他得意的情緒,「但我已經有很好的保險規劃了,所以不用了。」

  「誒?我還沒說完——」王澤厚一愣,想挽留她。

  「我已經吃飽了,感謝招待。」曾一今說完拎起包包,準備走人。

  她確定這個人確實不擅長賣保險,徒有保險知識,但手段很貧乏,看起來不是靠賣保險賺到他擁有的那個名牌錢包的錢。

  王澤厚拋棄自己吃到一半的牛排,掏出錢包結好帳趕上曾一今,繼續遊說對方,「好吧,那我可以再約你吃飯嗎?下次你帶你保的保單,我幫你分析一下好不好。」

  「你是賣保險的,一定會說我保的保險不好,給你看有什麼意義?」曾一今問。

  「我不會這麼做,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賣保險嗎?」王澤厚說。

  「為什麼?」曾一今問。

  王澤厚笑得痞氣,試圖用讚美曾一今美貌的角度多和她閒聊幾句,「因為賣保險可以搭訕美女啊,我很樂意為美女做任何事。」

  「無聊。」曾一今翻了一個白眼,轉身就走。

  「等等,你覺得這種搭訕方式幾分?」王澤厚抓住她的手腕問。

  「看在你請我吃飯的份上,給你十分。」曾一今不耐煩地說。

  王澤厚主動提起上次被評分的事,「加上臉的五十分,我有六十分及格了吧?」

  「你覺得滿分幾分?」曾一今笑了笑,抽手俐落走人。

  王澤厚目送她離開,沒有被她惹怒,反而笑了。曾一今真嗆,跟小辣椒似的,但個性真的很像蜂鳥,他直覺對方就是蜂鳥。找到蜂鳥的真正身份可是大收穫。

  王澤厚心情很好,甩著車鑰匙回去開他的破車,發動車子後,他打開車載音響,隨著音樂搖頭晃腦,還不時唱個幾句。

  在等紅綠燈的時候,王澤厚用手機發了幾張在教室偷拍錢大鑫的照片,錢大鑫真不是東西,他把心靈成長課當成狩獵場,特別愛走下講台,特別靠近女學員要對方和自己說話。比起找到錢太太指定的『安琪拉』,相信這些照片能讓錢太太支付他剛才花出去的八萬八。

  其中有一張曾一今被叫上台和錢大鑫對話的照片,王澤厚看了半天,決定不把這張寄給錢太太,順手收好手機。

***

  曾一今不介意今天花出去的錢,那只是小錢,她有點不耐煩到現在還沒有摸到對方的底細。

  回到家裡,曾一今洗完澡,換了一身舒適的家居服,在臥室打開筆電查收拜託pigeonKing查的資料。

  pigeonKing不愧是鼎鼎有名的情報販子,對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查得很是仔細,除此之外,曾一今還收到pigeonKing在信內簡潔問是否要合作的訊息,她不打算回應。pigeonKing一直喜歡刺探她的身份,她知道自己說得越少,暴露的越少。

  接下來的夜晚曾一今花全副心思,認真地查看拉格斯所有的資訊和財務報表。財務報表能彰顯很多秘密,她確實找到作帳的痕跡,其中還有和一家名叫「好水健康食品公司」交易,她總覺得這個名字耳熟,想了半天,她站起來去廚房找到不久前收到寄給屈過庭的包裹——紙盒上確實寫著「好水太空瓶水壺、保溫瓶綜合禮盒」。

  方向對了。她需要得到好水健康食品公司的資料,她相信這是一個重要的突破口。

  來吧,讓我找出你的秘密。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