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水平面之下-楔子

  黑暗,泊泊水流聲在空蕩蕩的公寓中迴響。

  只有浴室半開的門透出些許微光,若推開門查看,便能看見浴室充滿浴缸溢出的水,還冒著熱騰騰的白煙。這間浴室打掃得很乾淨,排水孔沒有斷裂的頭髮,但除了清澈的自來水,還會看到一縷縷鮮紅的血液隨著溢出的自來水一同沖刷落在磁磚上的一只銀戒指、一支被扭曲破壞塑膠刮鬍刀,最後才流入排水孔。

  半拉開的浴簾掩蓋了浴缸裡的情況,年輕的男人安靜地浸在水中,沒有吐出任何氣泡證明他還存活,男人的手臂上有從手腕畫到手肘連接處的深刻刀痕,刮鬍刀的刀片還卡在手臂裡,鮮紅的血液正來自他的傷口。

  除了水流聲,沒有其他聲音。

***

  天已經黑了。

  望著車窗外的風景,曾一今繃緊的神經漸漸放鬆,她知道這是最後一次了,做完就收手不幹了。

  曾一今過去曾熱愛刺激的生活,她熱愛挑戰,即使違法亂紀也不能嚇倒她。如今她已經找到歸宿,準備回台灣結婚,她已經準備迎接改變。結婚是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她期待過一陣子安穩的生活,因為她的未婚夫值得她為他停留。

  計程車載著曾一今,停在胡志明市新山國際機場外,她穿著深色俐落套裝、綁著馬尾,打開計程車門,蹬著高跟鞋下了車。

  計程車司機從後車廂拿出行李箱遞給她,曾一今用越南語說了一聲謝謝,才拉著行李箱拉桿往機場內走。

  曾一今深吸一口氣,然後吐出——美好的新生活,我來了。

  電話鈴聲響起,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後接起,繼續往機場內走,「你好。」

  是她的委託人。

  「標書已經寄過去了……沒有看到標的價格?巧了,我也還沒看到尾款。」沒有收到尾款之前,曾一今不會傻傻的把她辛苦獲得的資料全部送給委託人,「好,我收到錢就把資料發給你。」

  她掛掉電話,站上手扶梯,手扶梯慢慢往上。

  手機提示聲響了,表示銀行確實收到匯款,曾一今拖著行李離開手扶梯,停下腳步操作手機,把草稿夾夾帶文件的e-mail寄出,等待寄件成功的提示音過後,曾一今拖著行李箱,抬頭看幾場內的標示牌,往廁所的方向走。

  完成工作之後,她得盡快換一個身份好離開這裡。曾一今拖著行李箱走進女廁,女廁正好有人離開,她禮貌地微笑,避開等對方拖著巨大的行李箱離開,才走進廁所,選擇隔間比較大的廁所。

  隨身包裡面有一個寫著王雪莉的菲律賓護照,她耐心一點點剪碎扔進馬桶裡,把剪刀丟在垃圾桶,最後按沖水。接著她打開行李箱,換了一套度假風格的飄逸長洋裝,戴上一頂大波浪捲的金棕色假髮,再換上一個芥黃色的小手包,然後在行李箱套上鮮豔的保護套,最後拿著化妝鏡換了一個豔麗的妝容。

  搞定。

  她收起口紅,朝著鏡子露出滿意的笑容,然後離開廁所,往航空公司托運行李的歸台走去,等輪到她的時候,她從芥黃色的手包裡掏出另一本寫著「曾一今」姓名的護照,把機票和護照遞給航空公司的櫃檯小姐檢查。

  「一件行李?」櫃台小姐用中文問。

  聽到熟悉的語言,她不由自主地勾起笑回應,「是的,一件。」

  櫃台小姐幫行李貼上貼紙,把機票和護照還給她,「這樣就可以了。」

  「謝謝。」曾一今說。

  過海關、檢查隨身行李,她熟練地完成這一切,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免稅店準備打烊,她趕緊走進免稅店挑了一瓶男士香水,快速結帳之後離開。

  這下禮物有了。她滿意地為免稅店提袋拍了一張照,點開通訊軟體,傳照片給未婚夫屈過庭,接著又打字傳訊息說:我已經進海關了,明天見。

  她想了想,又補充一個抱抱的可愛貼圖。

  終於結束這趟外派出差的任務,真想回家見他。

  曾一今上了飛機,將手包放在座位底下,手機關機,向空姐要了枕頭和毯子,戴上自己準備的眼罩準備睡覺。

  等睡醒就到台灣了。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